你当前的位置:首页>领导之窗>专职会领导>谢经荣>讲话文章

谢经荣:脱贫攻坚战 民企在行动

发布日期:2018-03-19            信息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打印】


访谈背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精准脱贫力度,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完成易地扶贫搬迁280万人。脱贫攻坚工作难点痛点是什么?民企在扶贫工作上又能有哪些作为?3月16日,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国光彩会副会长谢经荣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大家详细解读。

 

全文实录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高谈客论”,我是人民网主持人刘曦,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谢经荣作客我们人民网演播室,首先欢迎谢主席。

嘉宾谢经荣

  您好。

主持人

  谢主席您好,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将脱贫作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突出的短板和底线目标,民营企业是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能不能和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全国工商联是如何带领民营企业参与到扶贫当中去的?

嘉宾谢经荣

  总书记向全国发出了号召,在2020年我们要全面实现小康,不能有一个人掉队,这应该讲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件,也是我们伟大复兴的第一步。要全面小康,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要全部脱贫。在这么大的伟大事业里面民营企业必须要有贡献,必须要参与其中。自从总书记2013年在湖南的十八洞村提出精准扶贫之后,全国工商联一直在研究,包括同国务院扶贫办的同志一起研究,民营企业家怎样参与精准扶贫。2015年年初我们进行了广泛的调研,我们在2015年的9月21日出台了《“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方案》,在当年的第二个国家扶贫日10月17日我们就启动了这个仪式。这几年我们扶贫的重点就是“万企帮万村”。过去当然有很多,有“光彩行”、智力支边等等,但是这几年就是“万企帮万村”,我们准备动员一万个以上的民营企业帮扶一万个以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村,使他们加快脱贫的步伐。这一万个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也是感觉很难的,因为不是每个企业都有能力到贫困村去帮助的,要有一个特定的范围。

  为了做好“万企帮万村”大概有这么几个步骤:第一,调研。起草行动的方案,同时还要开一个启动仪式。第二,广泛发动。我们在2016年1月份在全国开了一次电视电话会,一直开到县。全国大概有2000多个分会场,参加会议的人有4万多人,会上工商联的领导去发动、扶贫办的领导去号召,企业家讲了讲扶贫的感受。现场参与的企业达到3万多家,正是在广泛发动的基础上取得了今天民营企业“万企帮万村”的效果。第三,典型引领。我们对调研中发现的典型广泛宣传,把案例制成小册子。过去都是中央发到省,省再往下发。我们不是,直接发到县,发了三千多份,每个县都发。有关的扶贫政策我们也编小册子发下去,一杆子插到底,省去了很多环节。因为时间很有限,也不能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路途中。同时,我们开现场会,2016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在湖北开了一个全国的“万企帮万村”现场会,汪洋副总理亲自到会给我们讲话、鼓劲。

  同时,好的方面我们要表扬、推广。现场会的观摩点上,我们要学企业怎么运作的,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政府怎么帮助,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工商联、扶贫办、光彩会怎么帮助他的,要有几个方面形成合力。另一方面,我们还要督促检查、通报、约谈。2016年3月份开始,全国的领导小组分成四个组到全国的十几省去督促检查,看省级成立没成立领导小组啊,开没开启动仪式啊,有没有签约啊,如果没有那不行,我们要当场批评。同时,为了让地方做得更实,凡是地方做得差的我们认为要通报批评。更差的六个省我们要约谈。当然你说批评、约谈是简单两个词,但是实际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比如批评,你要把问题搞清楚才能批评;你要约谈,那要有胆量,脸皮要厚,脸皮不厚你约谈不了别人。

主持人

  为什么脸皮厚才能约谈呢?

嘉宾谢经荣

  那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中央一级的,他是省一级的,很多方面不是直接领导,是一个指导关系,要想约谈有很大的难度。但是,我们省市县各级工商联、扶贫办、光彩会还都是很认认真真的,当然个别的可能做的差一点,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总体都是比较认真做的。

  再一个是搞好服务。比如说企业,在工作过程中,在同村里接触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有土地承包的问题、贫困户参与生产的问题,有很多的问题,可能这个地方不通水、不通电,企业没法进去,那我们要帮他们解决。农业项目投资期限比较长,收益相对比较低,他资金少了怎么办?我们还要帮助他解决资金的问题。所以在2016年的9月份,我们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签订了协议,现在“万企帮万村”是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中国光彩会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四家共同来主办的。

主持人

  您刚刚提到了“万企帮万村”的行动,目前这个行动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嘉宾谢经荣

  目前的效果应该讲比我们刚开始发动的时候要好得多,比我们预期要好得多。到2017年12月底,我们台账里面的数字,全国有4.62万家民营企业帮扶了全国5.12万个村,帮扶的贫困人口是624万,产业投资是527亿,公益捐助是109亿,都是到帐的,不是承诺的。培训了54万人口,帮助了50多万人口就业。从这个数字上来讲应该说成绩是不小的,也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社会评价也比较好。

  这个数字仅仅说明了一个方面,你在这里作贡献了,有民营企业发挥重要作用了,但是更重要的,我感觉是一些变化,思想的、意识的一些变化可能更重要。我感觉到,“万企帮万村”行动的效果,我给他总结是双赢、双受益、三个促进。什么是双赢呢?就是企业家在帮扶过程中发展了企业,贫困人口在参与企业开发的过程中实现了脱贫,一般的老百姓增加了收入,这个双赢是很重要的,它能够保证扶贫的可持续性。如果企业仅仅盈利,没有帮助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帮助贫困户脱贫,不可能持续,这个企业也办不下去。但是如果这个产业仅仅是让贫困户脱贫,让当地老百姓受益,企业亏损,同样也办不下去。所以,双赢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关键。还有双受益,双赢是从经济上讲的,双受益是从思想上、社会关系上来讲的。很多企业通过帮助贫困村了解了国情,了解了社会,特别是农村,我记得我们湖南的青年企业家商会一些同志,他们提倡年轻的企业家都要到你联系的贫困户里住上三天。

主持人

  这是一个硬性规定吗?

嘉宾谢经荣

  硬性规定。

主持人

  这个工作开展起来难度大吗?

嘉宾谢经荣

  刚开始难度大,因为这些人有的是创二代,都有国外的生活经验,平时生活都是在城市里,对农村的了解不多,认为中国可能都跟城市一样。他们去了之后回来说,哎呀,没有想到在城市周边还有这么贫困的人口。有的人很感动说,我们必须对这些贫困人口做一些事情。我觉得这比帮扶多少钱帮扶多少人更重要,把他的思想改变了,认识到我们中国还有这么样的贫困人口,政府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原来对政府的认识跟现在的认识也不一样。

  再一个老百姓也受益,不仅仅是经济受益,思想也受益。他们没想到企业家的那种拼命精神、那种开拓意识那么强,他认为企业家可能就是在办公室里,没想到企业家卖起命来比他们还卖命。一方面让贫困人口增强了脱贫的信心,再一个更重要的,学了企业家的拼搏精神。大家过去讲的扶贫先扶志,志气的志,这个扶是在慢慢地相处中扶的,不是教育上扶的,看看人家企业家是怎么做工作的。我去过一个企业里面,有个企业家叫王伟,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他到一个村里扶贫,要改变这个村的面貌,他捐了3.7亿元人民币,给村里的群众开会大概开了60次以上。刚开始群众不太理解,可能认为你肯定是占我的地、想占我的房子,但是这个企业家的吃住都是自己花钱,自己掏钱还要给他们建新房子,给他们建旅游设施,而且承诺这些设施都是归你们的,我一分钱都不带,但是我要把你们这个项目盈利了再交给你们,没有盈利之前还不交给你们。老百姓一看人家从城里每天到这儿来,一开会开到夜里十几点,非常感动。所以他在村里的号召力很强,刚开始大家不听、怀疑,到后来大家不能说叫言听计从,但是你说什么做什么。

主持人

  这种行动拉近了两个距离,一个是企业家跟当地百姓物理上的距离,以前企业家跟贫困人口物理距离很远,这种行动把两者实现零距离的接触。另外一个距离是心理上的距离,以前企业家不了解贫困人口,贫困人口对企业家也有不了解甚至误解,这种行动加深了两个距离的缩短。

嘉宾谢经荣

  你说的我特别同意,你跟我想的差不多,我后面还要说有三个促进,第一个促进就是促进了不同阶层的融合,比如企业家阶层跟农村贫困人口的阶层,过去没有交集,通过我们这个活动有交集了。刚才你讲的零距离接触了,相互之间感染了,促进了社会的和谐,只有这种交集才能促进和谐。没有零距离接触,没见过,可能永远是隔阂。

  第二个促进了当地的产业发展。一个企业可以带动一个地方发展一个产业,比如湖北省名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刘锦秀,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她发展山羊养殖业,在大别山区那一带很好,在罗田县已经是一个很大的产业了。她自己在一个县里直接帮扶406户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每年出栏量1万多黑山羊,一个家庭平均收入3万元以上,而且实现了产业化的运营,育种、饲料、销售、价格都统一由她来解决,屠宰、销售都是她来解决,产业在当地就发展起来了。我感觉到对贫困地区来讲,要想摆脱贫困面貌必须要有几个产业,刘锦秀不仅仅是帮助几个贫困户,而且帮助一个地区建立了一个主导的产业,而且这个产业是在规模化、现代化的基础上,由企业来运作的,老百姓是参与的。过去咱们一直讲,怎么样让老百姓致富,都讲大规模,但小农户又参加不了,但是她们这种形式,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方式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促进了产业发展。

  第三个是促进了政府同企业之间的关系。大家都在讲“亲”、“清”政商关系,很多政府可能愿意比较 “清”,同企业家关系很清楚,但是他不愿意太“亲”,怕受一些牵连。但是扶贫把政府跟企业家结合起来了,政府感觉到企业家不仅仅是挣钱,还办了很多社会公益事业,而且他帮助政府完成脱贫的任务,他愿意跟企业接触,这样就促进了政府同企业之间关系更加亲密、更加清廉。我觉得这个意义比帮助几个人、捐了多少款还要重要。

主持人

  就是背后延伸出来的意义是更重要的。您刚刚其实讲到了意义,有4.6万多家企业参与到这个行动中来,那这些企业是怎么进行帮扶的呢?

嘉宾谢经荣

  咱们国家的民营企业都是从市场走来的,他们最熟悉市场,他们最接地气。所以,他们的帮扶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帮扶方式,小企业有小企业的帮扶方式,看怎么分?不同的分法有不同的方式。比如像恒大集团最早是包县,最早准备捐助30亿元人民币,帮助贵州的大方县整体脱贫,就是包了。后来随着进展,现在是包市。

  现在要捐赠110亿元,帮助毕节所有的县市区的贫困人口,我去过三四次,这个企业的行动力、执行力,包括他对扶贫的热情,让我很感动。一是他们行动很迅速,我记得2015年11月底,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刚结束,在会上总书记提出要打赢脱贫攻坚战,他们就决定要帮扶贵州的大方县整体脱贫。12月19号,协议都签了,行动速度很快。我1月11日去大方县,恒大集团已经有200多人在现场工作,到现在为止是2000多人在毕节市的几个县市区工作,这2000多人工资、所有的吃住费用,都是恒大集团在110亿元之外列支。二是他们的理念特别先进,一个他要做产业,养牛,养澳洲的牛,都是好的品种,再一个种蔬菜,特别是老百姓搬迁之后没有就业,每家一个塑料大棚,同时把一些蔬菜的企业引进去,养牛的一些大的企业引进去,由他们来带合作社运营,这个理念是很新的。再一个这些小伙子们、小姑娘们的热情是高的,我听他们一个年轻人讲,我这一年的进步比我过去多少年的工作进步都大,我看他们的录像都是拄着拐杖进山到老百姓家里去,一家一户调查研究他们家庭的情况,就是总书记讲的精准,他们一步一步的做到了,很多都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容易的!这2000多人一年里面只有一个人因为家里的原因、父母的原因,回去了。2000多个人一直坚持在这个现场,没有人离开,我觉得这种热情不仅仅是几个钱的问题,而是培养了年轻的一代人,他们的责任担当,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主持人

  您刚刚说到的是大企业的代表了,那小企业是如何呢?

嘉宾谢经荣

  大企业还有别的呢,不光帮产业,帮公益也行。泛海集团,准备出资23亿元,帮10个省区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里面的大学生,一拿到录取通知书,扶贫办一确认,这10个省里的就可以拿到5000块钱,贫困家庭里的大学生,新报到的大学生。也就是说,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绝对不让你浪费这个机会,肯定有能力上大学,我觉得这个也是很好的。现在他大概要帮助46万个,23亿,一个人5000元,当然他还有创业的奖励和别的奖励,我觉得大企业做得很好。

  大企业帮扶还有一种方式,宝龙集团捐2000万,在一个县里帮助小企业。小企业不是没钱吗,但有技术、有能力,比如我根据你的项目帮助100万,但是你得带50个贫困家庭,保证他脱贫,挺好啊!相当于两万块钱使一个家庭脱贫,这个家庭脱贫是在产业基础上的,是持久的。等到脱贫之后,捐赠的100万元干嘛?生产队的公益金,从企业里每年可以拿到5万元的收入,那集体经济又有了。所以,企业家的创造力是很强的,不是简单地给钱给物,他给的是一种机制,给的是一种思想、一种方法,这个好!农村不仅仅缺钱,更多地是缺机制、缺思路。

  小企业也有,比如我前年在陕北见了一个企业,很小,他大学毕业可能两年,自己创业,种蘑菇,有20几个小伙子跟他一块创业,他带了60多个贫困户,大家一起种蘑菇。他蘑菇的菌种,所有的这一切,技术要求,他来培训,帮助他们提供,最后他统一销售,还保证你的价格,一个小伙子刚30岁,那人家工作做的多好,所以小企业有小企业的办法,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办法。当然我们还有很多大企业比如包乡的、包村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主持人

  您刚刚讲到企业家是如何帮扶的,企事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您再给我们分析一下,这些好成绩的原因是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投入到这个帮扶的过程中?

嘉宾谢经荣

  我们国家的脱贫攻坚战是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不能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步,民营企业家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是首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愿意利用自己的知识、资金来回报社会,特别是总书记的号召对他们是极大的鼓励,我们这个“万企帮万村”之所以能够取得成绩,第一项归功于总书记的号召。“万企帮万村”是2015年开始的,是写入到当时脱贫攻坚战的“六大行动”之一。2016年3月4日,在政协两会的时候,总书记就指出,“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很好,要抓好落实,抓出成效,我们把总书记的号召给企业家传达之后,企业家更加振奋,积极性更高,为什么取得成绩这么好?我觉得跟这个有关。

  总书记连续三次讲到“万企帮万村”。2017年6月23日,在太原会议的时候,指出:“万企帮万村”要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我们在2017年8月份、9月份就深入贫困地区做了一些工作,包括四川的凉山州,包括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今年2月13日,在成都召开的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总书记又肯定了“万企帮万村”所取得的成绩,刚才我说的那个数字,总书记对这个成绩是肯定的。所以,我们讲民营企业家开展的一个活动,在2016年3月份到2018年的2月份不到两年的时间,总书记三次指示,我感觉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鼓励。

  第二,各级党委政府也都把我们的行动纳入到当地的脱贫攻坚战里面来。同时,我们别的领导,比如说俞正声主席、汪洋主席、孙春兰部长、尤权部长都给我们有重要的批示,这些批示大大鼓励了我们企业家。“万企帮万村”的名字是当时汪洋副总理在扶贫领导小组会上给定的,所以我说我们这个活动是汪洋副总理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三,企业家的积极性,他们的热情,他们奉献社会、报效祖国的家国情怀,也包括他们的创新精神。他们很多帮扶的方式是我们在办公室里想不出来的,是我们坐办公室的人到那个地方去有的时候也不一定想得出来的,我们对市场不太了解,不敏感,企业家对市场很敏感,他到一个村里去,根据村里情况、根据当地市场的情况,能够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让老百姓脱贫。很多的企业家也是从农村走来的,很多人在过去可能也是贫困的,他们通过自己的创业过程来感染或者激励贫困家庭可能更有说服力。所以,我感觉到同他们积极的贡献,他们的创新精神、奉献精神是分不开的。

  再一个,我们四个部门省市县各级领导小组的通力合作。为了做好这个工作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有鼓励的办法、有批评的办法、有通报的办法、有约谈的办法,还有一个,我们自己建立一套台账系统,这个台账系统我感觉到还是很好的,比如企业家签了协议,签协议之后企业家有责任了,协议不能乱签,村里感觉到有依靠了,我记得在我们的启动仪式里面一个村主任讲,他说我们过去很早就想跟这个企业签,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他就不跟我们签,现在跟我们签了,我们感到有信心了。他说别看就一张纸,我为什么让他们签约,签约了就是一个承诺,你就要履约,根据签约的情况我们要检查的,台账是你先报,报了之后乡里面核,核完之后扶贫系统要核是不是贫困人口,你说你帮了三个贫困人口,看是不是,核,一级一级签字往上报。这个制度要得到履行,我们要检查。后来我们又进一步完善了,我们开发了手机APP。

  到哪一个村哪一个企业你说帮了谁,一查,你说帮了三个这里怎么两个,他说我就写了一个村。你帮了多少马上就可以知道。现在更方便,我现在在办公室能看到点的分布,我们建立起“万企帮万村”的地理信息系统,5万多个村在计算机里一查就查到,每个点都有,一点这个村谁帮的谁,投入多少钱,帮助了多少贫困家庭,贫困家庭的收入多少,都能看得出来。但是这些我们没怎么花钱,都是企业义务给我们做的。所以,之所以成功,我们一说“万企帮万村”这是帮助贫困人口,很多企业自愿的给我们做,所以这点应该感谢企业家们。

主持人

  其实您刚刚分析了“万企帮万村”这个行动为什么取得如此好的成绩的原因,有总书记的号召,也有各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还有企业家们的积极参与,同时还有我们这个系统各个工作人员的,以及各个制度的严格落实,其实都是让这个行动取得如此好的成绩的因素。

嘉宾谢经荣

  你刚才说参与,全国工商联扶贫部,很多小伙子星期六星期天都不休息,为了这个工作,统计啊,地方有什么问题,都不休息的。

主持人

  所以跟大家的辛苦付出也离不开的。最后一个问题,民营企业下一步的工作应该如何进行,在哪里进行呢?

嘉宾谢经荣

  总书记2017年让我们“万企帮万村”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我们全国领导小组也制定了一个计划,比如说我们在凉山搞了一个光彩行,就是鼓励大家到凉山去投资,凉山是三区三州其中一个。同时,我们召开了省一级工商联党组书记的会议,要求东部地区凡是有任务的都应该到西部的三区三州去引导企业家投资,我们还定了一些具体的(方案),必须要带企业家去,必须要有这个工作。根据今年的计划,我们重点在新疆的南疆和云南的怒江,这是三区三州里面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离东部地区相对比较远一些,东部企业直接过去投资有一定难度,我们也在想办法,比如在南疆地区能不能做一些扶贫车间,就是把企业里的某个环节放到村里去,村里的贫困家庭或者农村别的劳动力,利用他闲散的时间到车间里工作,有收入,而且很灵活。当然把一个车间放那里去会造成很多不方便,但是如果说和扶贫结合起来大家觉得有意义。

  另外我们也在提倡消费扶贫。今年1月10日,在贵州安顺召开了全国消费扶贫的启动仪式。消费扶贫怎么说呢?不是每个企业都可以参与精准扶贫的,那个需要很多条件,农业企业可能好一点,但是别的企业可能都不好参与,为了让更多的企业参与,我们说扶贫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只要是买扶贫企业的产品就是扶贫。这次我们机关利用春节,号召大家都去买我们定点扶贫县的产品,如果大家都去买了,那么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生产的产品都卖出去了,老百姓不就脱贫了吗,这参与性可能更高一些。像怒江,我们可能采取大企业帮小企业,让当地的小企业再帮助贫困户。大企业帮有很多种,一个帮助他们技术培训,第二可以帮助他们一些资金,更重要的是销售渠道打开,让贫困地区的产品有个好的价格。你这么一问我也给贫困地区做一个广告,贫困地区的农副产品质量都很高,因为所有的贫困山区都是山清水秀的地方,没有空气污染,没有水污染,大气好、水好、山好,也没有农药化肥。所以,他们的产品都是绿色的,都是健康的。只不过有几个问题,一个是远,第二生产分散,没有品牌,老百姓不太相信。所以我们最近一直在想,怎么样让贫困地区的产品实现品牌化,这就必须要有大的企业进入,规范生产、采取运输、包装,都要规范化,可溯源,保证产品质量,所以我在贵州搞的消费扶贫启动仪式上强调两点:第一点,必须是扶贫企业的扶贫产品,什么叫扶贫产品?就是由贫困户、贫困村参与生产的农产品才能叫扶贫产品,光自己企业生产的不是扶贫产品;第二点,必须安全,怎么安全呢?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认证,这样才能进入消费扶贫的渠道销售。通过这种方式形成凡是消费扶贫的产品都是好产品,可以卖出好价格,他卖的价格越高贫困人口得到的越多,这个扶贫企业得到的机会就越多,所以我们日常生活都可以参与扶贫。

主持人

  通过谢主席刚刚的介绍我们了解到未来的扶贫形式是变得更加灵活的,而且更加多样的,我们也希望未来在“万企帮万村”行动能够更加灵活的帮助更多的贫困地区,然后解决他们脱贫的问题。

嘉宾谢经荣

  我也希望你买我们扶贫企业的扶贫产品。

主持人

  一定的,我们认准了这个扶贫产品,我们也希望这些产品能够更多的流通到我们的生活里来。同时,也是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本期的节目就到这里,下期再见!